不便接受采访

2018-01-07 12:14

事实上,在不少家长的传统观念里,性教育依然是敏感的话题,并非所有家长都会告诉孩子遇到类似的问题应该怎么办。

这个托管机构是私人开的,是家长自己选择送去的,跟学校毫无关系。一名校领导撇清了托管机构与学校的关系,称这些机构的证照系政府颁发,均由工商等部门监管。

该工作人员隔着铁门对记者称,他们机构以前一直经营得很好,有的家长周末还不接走孩子,现在还有学生寄宿,不便接受采访。

王晴已经不在这家托管机构寄宿了。再次离开的王晴,如今不信任镇上的任何托管机构,她暂时借宿在亲友家,走路几分钟就能到达学校。

不过,留守女童与家人沟通的成本显然更高一些。即使是今天,王晴也没把遭遇告诉所有家人,在思旺镇,只有她的奶奶知道这件事情。

反映遭猥亵的女生总共有多少,有没有比猥亵更严重的情况发生?6月3日,思旺镇派出所值班民警称,案件仍在侦查中,无上级批准,不方便透露案情细节。

回避也正是一部分受访女生家庭的选择。多名女生家长婉拒了采访,一名反映受猥亵的女生则表示受害程度不严重,家人不愿再提起。

对于这些问题,该校多名校领导、政教处负责人称不方便介绍,要保护好未成年人的信息。他们说,案发之后,学校也正对受害女生进行心理疏导,并计划教育女生怎么加强自我保护。

一名参与做笔录的知情人士介绍,据其所见,案发后到派出所做笔录的女生,外加本人或其班主任承认的,至少有7名女生反映遭遇不雅举动。她坚信这不是完整的数据。

这名未谙世事的善良女孩,不知如何面对这件事情,她甚至坦言不知道该不该让自己指认的谭家权受到惩罚,他的妻子怎么办?他还有一个小孩在上初中。

截至目前,这家被指存在猥亵事件的托管机构仍在营业。6月3日上午,该中心一层客厅有9名孩子玩耍,一名工作人员听记者说明来意之后,急忙锁上挂锁,拒绝记者进入。

她否认这里发生了猥亵事件,称公安机构正在调查当中。问及受害女生数量等问题,她没有回答。

公益项目女童保护的一名负责人也曾告诉记者,坏人很多时候不是陌生人,而是孩子熟悉、信任以及尊敬的人,家长应该提醒孩子,比如背心、裤衩覆盖的地方不能随便让人触摸等,遇事要及时告诉家长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