乙方为秦业香

2018-01-03 12:17

针对此事,夏阁镇政府有何态度?政府党政办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市长热线反馈单,关于独山村村民的投诉,回复是:退耕还林的相关补助应当由承包者秦业香、秦业雨所得;承包者的确与村里有承包协议。

对此,承包人秦业香表示,承包方和村民都签有承包合同,合同都是有效的,村民手中也有合同。

丁女士是夏阁镇独山村大童村民组人。她告诉记者,原本家里有近15亩的土地。2003年,家里的9亩多地被秦业香、秦业雨等姐弟四人非法承包。秦业雨是夏阁镇独山村党总支书记。按照丁女士的说法,村民组里共有近200亩土地被承包给秦业香等四人,用来退耕还林。这其中就包括丁女士的9亩土地。我想要回土地,可是他们一直不给。家里现在只有5亩地,根本维持不了正常生活,我们夫妻只能出去打工,所以我想要回土地,老了也有个保障。

秦业雨告诉记者,2002年国家实施退耕还林政策,由于上面给独山村下达了退耕还林任务,而村民均不愿意承包土地,不得已他才劝说姐姐秦业香出面承包土地。由于当年要交农业税,村里很多人不愿种地。后来村里就土地承包召开村民大会,70%的村民同意后通过。

采访过程中,还有两位村民表示,要求讨回自己的土地。既然他们和承包商签有土地承包合同,为何又要求拿回土地呢?

记者在秦业香提供的《大童村退耕还林承包合同书》上看到,承包日期为2003年3月1日至2053年3月1日。甲方为大童村,乙方为秦业香。此外,记者也见到了秦业香出具的安徽省退耕还林证,退耕户主为秦业香,面积为194亩。

4月15日下午,记者来到夏阁镇独山村大童村民组进行采访。在丁女士所指的自己的农田上,白杨树已经进入收获季节,几名工人正在砍伐白杨树。松树成长相对较慢,仍没有成材。

该工作人员说,希望村民与承包方能够好好协商,在补贴款的金额等方面协商一下,如果真的协商不好,他建议双方都通过司法程序去解决这件事情。

秦业雨说,如果走司法程序,法院判他们胜诉,我们肯定会让出土地。如果法院判决他们败诉,我们就继续履行合同。

镇里对口负责的李姓工作人员说,双方的矛盾点在于:村民并不认可承包方与村里签下的协议,村民们反映,签这份协议的时候,很多村民当时都在外地打工,协议书上的一些村民的名字都是村里当时的负责人找人代签的,村民的这种说法,我也搞不清是否属实。

对此,秦业香表示,根据合同规定,她已经向村里履行了约定。记者在合同上看到,承包方必须承担退耕还林使用土地前58年的农业税任务。承包费的支付方式为,承包费按承包方义务承担的农业税,在承包方前58年期间,每年在当年的退耕还林补偿费中扣除。

丁女士认为,土地承包之后,承包方一直没有给予她任何钱款,直到近两年,我多次去村里、镇里讨说法,承包方才给付了3300元钱。

由于2005年下半年国家取消农业税,承包方只支付了2年半时间的农业税,总额为4万多元。秦业雨说,农业税取消之后,经过协商,承包方按照20元/亩的费用向村里上交费用,这些费用由村里发给村民。

秦业雨说,60多户村民都签订了承包协议,90%的村民都是自己签字,只有10%的村民因为在外打工,是由亲属、子孙代签。丁女士当年一直在外打工,她可能是由亲属代签。

丁女士认为,合同上的签名是他人代签的,并不是她本人所签,而她从来没有看到过土地承包合同,也无法知道自己应该获得的权利。我认为这个合同不合法,要求收回我的土地。

秦业香说,由于丁女士家庭确实贫困,又经常去上级政府讨说法,上级政府要承包商进行安抚,考虑到丁女士的实际情况,所以她才付给丁女士钱。

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: